叶行也

小柯问松江还看不看得见那段,摆烂了,简单上色。

开启护肝模式.jpg

0.2过往将来

观影的人员暂定:松田,降谷,蔡麟,廖刚,孟昭,宋平,宋卉,吴雩,步重华,小桂,王主任。

  ②

  视频停止了播放,空气立马进入了一种难言的冷寂。

  宋卉手指揉搓着袖口,不自在的和众人默契的保持静声,蔡麟和廖刚你来我往的使着眼色,被孟姐一人一揪猛的嘶气出了一点声。

  王主任顾及自己的发际线,犹豫了一下便伸手去搓小桂的头发,后者却毫无反应。

  吴雩步重华降谷零松田阵平,这几人一个个的嘴角抿地平平。

  在大家都忧心忡忡的时候,端坐了许久的大老板宋平终于发声了,谁让他平时最会当“和事佬”呢。

  “咳咳,江莱不会有事的,人家……身后的人不会放着不管!”

  话音一落,步重华的脑中就抓住了宋平用词模糊的地方,江莱在上面有人!!

  吴雩同样同步到了步重华所想的,他面上看向宋平,则在心里思索江莱现下所处的是什么部门机构。

  降谷零和松田阵平敏锐侧过头来。

  大家都不是什么蠢人,但也没能猜到江莱所处的部门。

  一双双眼睛迫不及待的望着宋平,想从他笃定的神色中看出什么来。

  不同于众人的不敢提问,步重华很直接的问了。

  “哪个部门的?”他向宋平道。

  宋平在众人的目光中败下阵来。

  他叹了一口气,将答案公布开来:“ICPO,不可问。”

  “……”

  这他倒是没有预想到,有些意外,吴雩想。

  宋平一句话堵死了众人。

  冷静下来的松田阵平与降谷零对视,两人心里知肚明,这怕是世界补充的设定,甚至江莱本人可能都还没知道。

  不然,江莱是不会不跟他们说的。

  只是,现在他们和诸伏景光小昭那边已经失联,连降谷零都让影院留了下来,就是不知道书里会不会将江莱是ICPO的人给写出来。

  还有斯皮亚图斯这瓶看着就跟江莱有龌龊的变态酒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又是哪个平行世界的组织成员?

  按情形,这怕是也会放出来给他们观看……

  松田阵平攥紧拿在手心的墨镜。

  降谷零则在想,在屏幕那一瞬间的雪花时,他为什么有种有东西没有及时捉住的感觉?

  众人在脑中思考了这么多,10分钟的休息时间也才过去8分钟,还以为要再等等时,但黑了的屏幕上又有了动静!

  忽然雪花的屏幕发出无机质的嗞声,像是被扰乱的电流。

  嗞磁嗞……‘扭转’已连接!

  ‘存活’已连接!

  ‘逆转的阵营’已连接!

  ‘昨日之日’已连接!

  ‘美丽新世界’已连接!

  系统运转正常,是否观看过往将来……

  [是]

  [否]

  降谷零看着雪花重组成了一张群像的漫画扉页,一下子对上了那双放大后熟悉的湿润眸子,那垂在脑后棕色俏皮的卷毛小揪。

  他的心猛然一颤,然后收紧,差点给了降谷零自己的心脏已经停跳的错觉。

  他的身体替他做出了答案。

  而在宣告连接上昨日之日后,松田也本能的感觉到不妙,甚至想立刻逃离这个地方。

  群像以黎明的朝霞为背影,江莱为中心展开,身后站了一个背对着众人的半长发男人。

  松田阵平抿唇,和降谷零马上认出了五十岚。

  松田和景光站在他的两侧,萩原的靠着幼驯染,再往上递进的是侧对观众拿着大狙的赤井秀一和波本皮的降谷零,两人的气场全开,就算中间夹着个笑容灿烂的小绵羊,也依旧水火不相容。

  最后是黑江转头半透明的回眸,琥珀色的瞳孔里揉杂了理性的疯狂和不明的情感。

  众人只认识江莱和沈奈,于是第一时间注意到扉页上的两人。

  然后他们自然而然便发现了上面有两个江莱,上面那个带了美瞳?疑似黑化的江莱暂且不说。

  就是中心的那个江莱,也比他们所认识的人年纪要小上几岁。

  这里除刚来的宋卉,大家都有听说或看到过江莱的那份传奇档案,但当他们真正看到18岁的少年时,心里头却都狠狠的揪了起来。

  少年尚有些许青稚的脸上一派沉稳,眼底是柔和的春风十里的锋芒,看着无害又坚定。

  明明自己都还是孩子,却已经能给在场的大人们一种无法表达的心安。

  他的气势也已经有了现在江莱的雏形。

  他是那道势如破竹的开春之风。

  毫无疑问的。

  扉页暗下,屏幕骤然变黑。

  所有人都选择了继续观看,他们从未如此的想了解一个人。

  新的视频开始播放,显然是江莱被变态堵路的后续,只是不知道中间跳了多少过程。

  在大家忍不住操心的时候,众人马上从廖刚口中得知当时在场6个人三个受了伤,两个进了手术室。

  啊这……

  视角又切了。

  [两个酷哥相互对视,谁都没开口。]

  [“你想问什么?”]

  [“你倒底干什么的?沈奈先生?”]

  [“和你们一样,警察。”]

  ……

  两人用话语交锋,火花四溅,但好在有廖刚来拉架,不然众人怀疑他们下一秒就会打起来。

  松田转头对上步重华投过来的目光,又是一阵刀光剑影。

  [步重华怎么可能坐以待毙……]

  [“我提醒一句,这个案子水深的很,试探都不让试探,你可悠着点。”]

  虽然被电话打断了,即使被视频里的宋平用和刚才差不多的话堵死,宋平也给他留下了一条线索。

  [“你可以问问建宁的那个江停,江支队。”]

  只是在跟他的表哥打电话要完江停的微信后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这也是造成如今三堂会审的诱因之一。

  步重华抱手挑眉,看了一眼松田阵平。

  挑衅,可恶!松田阵平额上冒出了大大的井字,一边降谷零忙马上摁住了卷毛混蛋握住的挙头。

  [江莱一睁眼就直面三堂会审,他果断的选择把眼睛闭上,他没醒。]

  [“醒醒吧,逃得初一逃不过十五,你的步队已经差不多查完了。”]

  [“中文用的很好啊,松、田、警、官。”]

  [“过奖。”]

  [“……”]

  视频里交锋,视频外也……

  呃,辛苦处于气场中的大家了。

  [江莱冷汗直冒,他果断转移了话题……]

  [“我只是作为老师……见见我学生的监护人。”]

  [“……啊?”]

  [“渡边蔚来,我学生。”]

  [“关于这个……我也想知道一下。”]

  !!!

  降谷零让渡边蔚来的名字一炸,瞬间就顾不得其他了,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上的江莱。

  好似他这样就能看出一个小绵羊来。

  松田阵平刹时一顿,心里巨震,他和景光当时都是知情人……除非,除非江莱本来就是用哪个平行世界的渡过蔚来当模板捏的小绵羊。

  这倒是也说的通——

  [“不得不承认,江莱,你的黑客技术简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之前的那个案子几乎都抹的干干净净,”]

  [“ 但你以为警察是吃素的?走访,地毯式搜索是因为什么?”]

  [他这两个属下,一个过度不信任网络,一个过分信任网络。]

  [“你能抹掉埋藏在网络的一切痕迹,但你无法控制目击者。以及现场的痕迹-我猜你当时也没什么时间去处理。”步重华沉声说道,

  [“江莱,你和那个什么Boss在烂尾楼打的挺嗨啊。”]

  众多信息砸下来,江莱却一脸茫然,而江停在旁边补刀,步重华则问江莱自己还要说点什么吗?

  [“我不是失忆了?问我干嘛?”江莱反问。]

  松田阵平皱起眉头,心道不好,江莱为什么会突然失去记忆,又回想黑泽昭交待他的话……

  啧,难道还是洗脑!

  倒是步重华问了出来。

  [“追杀是怎么一回事?你那个状态又是?”]

  就在气氛开始僵持的时候,一个俏皮的声音响起。

  [“哎呀呀,我好像来的还是时候咩~”]

  降谷零,真的盯出了个小绵羊!

  !!!松田田震惊.jpg

  众人哗然了一瞬,这不是刚刚漫画扉页上的卷毛少年吗,竟然是那位江支队的学生。

  等等。渡边蔚来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要不是我这几天学业繁忙,早就来了咩~”]

  [胡说。你是算好了时间来的,你刚才还……]

  卷发少年刚和手机里拆他台的声音绊了几句嘴,就被江停念叨了。

  [“说了多少次,你俩不要随便黑人家手机……尤其是家里有警察的……”]

  [“嘛,我想要个帅气的出场咩。”]

  他看了江莱一眼,笑嘻嘻开口。

  [“这可是我在小说的初登场啊咩。”]

  ……

@泠鸢柒 

啊啊啊,我真的被香!!死了!!

赤羽,赤羽你好会!!!

琴酒只出场了一只手,我还嫌弃他挡到教官脖子,不许瑟瑟哦!